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
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
今天是:
天气:
高级检索
  当前位置:首页 » 监狱文化 » 新生之路  
 
一名年近五旬的服刑人员怎样回忆自己的父亲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: 都匀监狱四监区王某某  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24日 【字体:
我叫王某某,出生在黄平县湘黔铁路的一个小山村,今天我要讲述的,是我勤劳朴实的父亲。
我的父亲,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,辛勤劳作一辈子的庄稼汉,一个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庄稼汉,一个最远也只到过福建省莆田市马祖岛的庄稼汉。
现在,让我们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68年,那年12月底的一天,我呱呱坠地,脱离母体后的第一丝温暖,来自一双粗糙的大手,那是专属于父亲的温度。在我学会走路之前,这双大手或牵着、或抱着我,白天走在家乡弯弯曲曲的田野,夜晚拥着我进入梦乡。
春去秋来,19749月,我已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家里本就贫寒,母亲起早摸黑参加“农业学大寨、工业学大庆”的集体劳动,父亲则在大队任会计算工分。因为长年累月的操劳,父亲的双手,如同我家院子里那棵老梨树皮一般粗糙,冬天因为寒冷而长冻疮变得又红又肿,裂开了一道道口子。我关心地问父亲痛不痛?但他却总说:“没事的,一点也不疼。”可当我看到父亲粗糙红肿的大手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上小学的时候我很顽皮,所以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父亲劳动了一天以后,还要挤出晚上的时间,在煤油灯下辅导我的功课,给我讲故事,谈人生、谈我的将来,用《雷锋》叔叔助人为乐、《张海迪》身残志坚却自学成材等等例子去给予我启迪。父亲用一双粗糙的大手默默地为我付出,给予了我一生的温暖。
一路走来,父亲的大手始终是我最温馨的牵引与陪伴,从咿呀学语,到喊出第一声“爸爸”,再到如今犯罪入狱。白发苍苍的父亲,不顾身体残疾,长途跋涉来到都匀监狱会见室探视我,隔着玻璃窗,父亲说:“你虽然犯罪入狱,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,在监狱服刑,要刻苦改造,努力学习,争取多次减刑,早日回家给我养老送终。”我看见父亲的泪眼满是担忧、爱怜、不舍、期盼,此时的我真正理解父亲对我的那份深沉无私的爱。
人一生避无可避地要经过一些坎坷曲折,父亲为我操劳了一辈子,而在他晚年时我却身陷狱中无法侍奉他老人家身边,这种苦楚并非言语能够表述。但我知道,就如父亲说的那样,无论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永远都是他的儿子。
父亲,离开家乡的这些年,您受苦了。这些年,在监狱警官的教育引导下,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、责任和担当,请相信我,儿子不会再让您失望。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分享到:
上一篇:刑释后,他们这样评价监狱
下一篇:昨天、今天、明天

联系我们 | 版权和隐私说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
  版权所有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: 网站标识码:5200000012

 管理单位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 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分辨率1024*768浏览

 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  电子邮箱:newsgzjy@sina.com  联系电话:0851—85825041

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95